移动版

主页 > 电子游艺 >

去杠杆致地方政府融资格局生变倒逼商业银行培育新增长动力

  “规范地方政府债务发展的重点在于"开明渠、堵暗道",部分原来由地方政府承担显性或隐性担保的项目将转型为市场化的融资项目,银行与地方政府发生业务往来,将更加考验商业银行的风险识别与管控能力。”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中提出的“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成为关于规范地方债发展的最大看点。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地方政府举债行为从此步入“终身负责制”时代。

  那么,目前我国地方政府债务水平究竟如何?银行业在推动地方债规范发展过程中能够有哪些作为?又会对银行自身影响几何?

  去杠杆更加“本质化”

  最新研究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实体经济杠杆率有所上升。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介绍,居民、非金融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实体经济杠杆率由2016年末的234.2%增加到237.5%,上升了3.3个百分点。

  此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并未提及金融去杠杆,这是否意味着去杠杆转向?“强调经济去杠杆并不意味着转向,而是使去杠杆更加回归本质。”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佩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去杠杆配合经济去杠杆,二者是互为里表的关系,并不相互排斥。

  李佩珈说,由于地方政府债务上升过快会加大未来偿付压力,进而表现为银行不良资产的上升以及债市违约的增加,因而,实体经济杠杆率过高是导致风险的本质原因。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也认为,地方政府、“僵尸企业”等软约束主体是中国高杠杆率的根源。

  经济去杠杆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即居民、非金融企业、政府部门。近年来,地方债引发业内广泛关注。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5.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0.5%,相较2015年有所下降,且并未触及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

  多数业内专家表示,我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可控,但局部地区存在风险。以2015年的情况来看,内蒙古、云南、浙江、湖南、陕西、福建的债务率已超过100%债务率警戒线,而贵州、辽宁两省的债务率甚至已经超过180%。

  下半年地方债置换或加速

  “本次金融工作会议之所以提出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原因在于近两年来有些地方违法违规举债出现了不少"新变种",例如通过政府基金变相举债、假PPP、明股实债等,隐性债务风险仍在蔓延。”李佩珈表示。

  事实上,国务院和财政部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一直致力于“疏明渠、堵暗道,规范发展”。而“疏明渠”的重要内容之一即是允许地方政府自行发债,特别是通过发行低成本、长期限、标准化的地方债,定向置换那些高成本、短期限、非标准化的存量政府债务。在此过程中,商业银行是购买地方债的“主力军”。

  目前,我国实施债务置换已进入第3年。数据显示,自2015年3月债务置换启动以来,地方政府累计已将人民币8万亿元非债券债务置换为债券,剩余待置换或偿还的债务为人民币4.7万亿元。预计今年置换债券发行规模将较去年明显下降。

  地方债规模下降的原因之一,与整个市场大环境有关。“今年上半年流动性整体偏紧,银行间货币市场利率上升明显,表现为企业债券发行利率较高,部分地方债通过债券发行来置换存量贷款已经变得不"划算"了。”李佩珈表示,此前置换债券利率低,用于置换贷款更加“划算”,今年情况有所不同,部分地方政府更加倾向于增加银行贷款而减少地方债的发行。

  不过,李佩珈同时表示,随着经济继续企稳以及货币政策更加稳健,下半年货币市场利率有可能会比上半年略微下降,地方债置换进程可能会加快。

  专家表示,在此过程中,银行应当严格按照市场化原则,做好风险管理和投资组合管理,同时考虑到今年整个银行体系流动性偏紧的情况,更加注重地方债流动性的管理,多措并举规避部分地方政府违约风险加大的可能。

  挖掘培育新的增长动力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此前地方政府是银行重要的投资去向,而本次金融工作会议要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这一监管要求将对银行业务模式尤其是与地方政府相关的业务模式产生深远影响,未来如何开展与地方政府相关的业务,银行需要去思考。

  “目前,银行开展与地方政府相关的资产业务时,最主要的是要防范合规风险和信用风险。”连平解释道,“防范合规风险就是要合规参与原地方融资平台、PPP、产业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融资项目,不办理地方政府担保融资项目,堵住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的"暗道"。防范信用风险就是在地方政府融资格局变革的背景下,有效厘清地方政府性债务与市场化项目融资之间的界限,根据不同地区的财政状况、不同客户的偿债能力,以合理审慎原则评估融资风险。”

  实际上,在银行信贷资产占比非常高的涉政类基础设施贷款受限后,银行新增信贷资金除一定量的转投政府债之外,不得不寻找新的资产配置方向。专家表示,除PPP模式和非公益的基础设施建设外,可能的投向还包括新兴产业、中小企业等以民营企业为主的融资主体,这对商业银行的授信政策、风控能力和人才队伍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适应实体经济发展需求,积极开拓消费、民生、现代农业等经济“新常态”下最具增长潜力和发展活力的信贷领域,以PPP、债券承销等新型融资方式为突破口,探索“商行+投行”“表内+表外”业务模式,把握“一带一路”、新型城镇化建设等国家战略规划中蕴含的机遇均是银行业未来新的增长动力。

http://www.cpic-ing.com.cn/eqvRHYPlhs/0481987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