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乱”爱丽舍宫的女主人

2018-01-25 11:49 浏览次数:

原标题:“添乱”爱丽舍宫的女主人

  特里耶韦莱与奥朗德

  瓦莱丽·特里耶韦莱

瓦莱丽·特里耶韦莱的正式身份是法国总统“女友”,而非“配偶”,却丝毫不影响她获得“第一夫人”礼遇。她在总统府爱丽舍宫有私人办公室和助手,在八国集团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领导人会议等场合陪伴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

6月12日,特里耶韦莱的“推特”微博账户发出一段文字,公然表达与奥朗德相反的政治态度,没有显现她身为“第一夫人”的自觉。一些人怀疑那段文字不是出于独立思考,纯粹是女性嫉妒心作祟。

奥朗德的同僚指认特里耶韦莱“添乱”;她的新闻界同行集体出书,深挖这名资深媒体人公私不分的“嫉妒史”。

特里耶韦莱自称“个性女人”,想活出自己的“精彩”,却忘却“第一夫人”注定是从属角色。

A写博文挑衅总统前伴侣

惹总理出面警告,舆论话题持续发酵

那篇惹祸博文写道:“祝奥利维耶·法洛尔尼好运。他没有做错什么,为拉罗谢尔的民众已经无私奋斗这么多年。”

时值法国国民议会选举,法洛尔尼作为独立候选人竞选代表拉罗谢尔选区民众的议员,对手是社会党人赛格琳·罗雅尔。

罗雅尔是奥朗德的政治盟友兼前女友。两人共同生活25年,有4个已成年的孩子。2007年,罗雅尔代表社会党与人民运动联盟候选人尼古拉·萨科齐竞选总统,奥朗德以“内助”身份站台助选。罗雅尔败选,两人分手,特里耶韦莱随后“上位”。

特里耶韦莱作为资深时政记者出言助威某名候选人不稀奇,麻烦在于她是奥朗德的伴侣,而不久前奥朗德公开表示支持罗雅尔竞选。

与前总统萨科齐和模特妻子卡拉·布鲁尼的高调奢华相比,奥朗德和特里耶韦莱在民众眼里更像“普通人”。欧洲债务危机背景下,奥朗德和特里耶韦莱的“做派”显得更合时宜,选民因而把奥朗德选做总统。只是,奥朗德在爱丽舍宫内没几天,特里耶韦莱就挑起事端,似乎“肥皂剧”中的情节,不仅事关体面,也向政敌提供口实,指责总统懦弱无能,管不好身边人。

媒体报道,奥朗德原本许诺罗雅尔,她一旦赢得议席,就给她议长职位。如果事成,意味着两人日后在公务场合仍会“纠缠不清”。用法国《星期日报》编辑布鲁诺·热迪的话说,“特里耶韦莱想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这件事发生)”。

罗雅尔最终落败,却没有把败选归咎于特里耶韦莱。奥朗德试图为这件事降调,表态“私事就该私下解决”。舆论却不放过特里耶韦莱。

法国总理让-马克·艾罗公开警告“第一夫人”应审慎行事,特里耶韦莱因而减少在公开场合活动,刻意避风头。她的媒体同行无“同道之谊”,多名时政记者著书,深挖奥朗德与两名女性持续20年的复杂关系,让话题持续发酵。

“这不仅越界,而且是跨越多重界线的集束炸弹,”时政记者安娜·卡巴纳和安·罗森谢尔合著的《腹背受敌》这样描述特里耶韦莱所发微博文字,称这段文字“改变了奥朗德5年(总统)任期的前景”。

B三新书曝妒海风潮猛料

揭总统与两个女人间的各种报复耍心眼

除《腹背受敌》,以特里耶韦莱为主角的新书有西尔万·库拉热所著《前任》和洛朗·格雷伊萨梅所著《最爱》,同样出自时政记者之手。

这三本书的作者最近一齐现身法国当红电视谈话节目,推介新书之余同声批评作为同行的“第一夫人”。格雷伊萨梅尤其“毒舌”:“(奥朗德)通情达理,(特里耶韦莱)脾气坏;他是温和派,她是极端派;他是正常人,而她是……”

依照《腹背受敌》和《前任》的说法,奥朗德2005年开始与特里耶韦莱秘密交往,罗雅尔为“报复”爱人变心,才在2007年力争社会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让时任社会党主席的奥朗德沦落“助选”境地。

两书作者认定,罗雅尔败给萨科齐,部分是因为奥朗德没有全力助选。另外,两人虽然在罗雅尔败选后的2007年6月正式宣告分手,萨科齐竞选团队2006年10月就把奥朗德秘密情人的姓名捅给媒体,利用流言分化社会党阵营。

书中曝料,罗雅尔2003年在国民议会大厅内与特里耶韦莱“正面交锋”,警告对方离自己的爱人远一点。罗雅尔私下施压《巴黎竞赛画报》,设法让特里耶韦莱不再采访社会党成员。她曾告诉《前任》作者库拉热:“在美国,这种事绝不会发生。那个女人没有职业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