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京飞:身在网剧,心在话剧

2018-01-30 14:06 浏览次数:

“郭京飞啊,当年上海话剧界的偶像小生,戏好,形象好,女粉丝都特迷他。”跟上海的老戏迷聊起郭京飞,首先提起的便是11年前的那部《肮脏的手》,郭京飞的话剧舞台首秀,萨特观念戏剧的代表作。当年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郭京飞直接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第一部戏就是男一号,从来没跑过龙套。

佐临话剧艺术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话剧金狮奖,三个有分量的奖项,奠定了郭京飞在话剧界的地位。所以,当看到曾经演绎《终局》与《牛虻》的他在2013年播出的情景喜剧《龙门镖局》里的“倒霉蛋”陆三金时,老戏迷的第一反应,是大跌眼镜。

话剧《牛虻》

然而,郭京飞其实早在“下海”前,就让学院派们不高兴过:他自2007年起和导演何念合作《和空姐同居的日子》、《武林外传》、《鹿鼎记》三部话剧,学院派认为其过于讨好市场,观众方面却反响热烈,认为话剧就应该朝“好看”的方向不断演进。

自从2010年告别话剧舞台完全跨入影视圈后,《失恋33天》《大男当婚》《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都属佳作,但是郭京飞的状态,一直有点“戏红人不红”。

《失恋33天》剧照

转机出现在去年,编剧兼制片人白一骢找到老朋友郭京飞,聊《暗黑者》(改编自周浩晖悬疑小说《死亡通知单》)网络剧项目,希望他可以出演男主角罗飞一角并担任监制。那时,他们刚合作完电视剧《约会专家》,郭京飞信任白一骢的编剧团队,本子都没看,二话不说拉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同事周琳皓,进组当导演。

《暗黑者》的初衷是拍一部并不“严肃”也并不“典型”的推理剧,然而,当郭京飞电视圈的朋友第一次来探班时,就给他泼了一桶冷水:“你看你设计的罗飞这个角色,既不花花绿绿,也没时尚元素,你不能这么拍,否则播出去绝对完蛋。”当时,郭京飞顶着压力,坚持没改人物设定。

最后,郭京飞赌赢了。《暗黑者》第一季播出后,动不动就噘嘴,常常从塑料袋里拿出一叠皱巴巴的毛爷爷,寒酸到一件黑外套穿一季的“精分”的警官罗飞也火了。

后来,郭京飞上了一期《奔跑吧兄弟》,有电视观众揶揄“这个战五渣的兄弟不是演情景喜剧的么,托的什么关系来上跑男啊”,评论里立刻就有网友跳出来回呛:“那是你没看《暗黑者》,人家的戏好着呢。”

郭京飞在《奔跑吧兄弟》第一季。

剧组成员评价,郭京飞在生活里特随和,唯独做戏的时候特“轴”。尽管平日里对《纸牌屋》《汉尼拔》《嗜血法医》《绝命毒师》《飞天大盗》《神探夏洛克》等等美剧英剧如数家珍,郭京飞做《暗黑者》的监制,却有他自己的坚持:比如《暗黑者》里的警察,不能老叼着烟也不能满口脏话,开玩笑地说,要“坚守主旋律思想,艺术来源于生活但要高于生活”。比如,《暗黑者》第二季里出现的大量中国元素,包括“邪不能胜正”的墨宝,是郭京飞亲自选字体、装裱,“现在年纪大了,心里不知不觉揣着一种责任感,得培养年轻人多关注自己的传统文化,不应该成天只看韩剧”。

《暗黑者》第二季涌入了许多植入广告。

因为《暗黑者》第一季的火爆,第二季一下子涌入了许多植入广告,郭京飞跟制片人白一骢为此狠狠吵了一架,理由是“广告多了伤戏”,观众会接受不了。粗口也爆了,桌子也掀了,后来,是白一骢的一句话把郭京飞说通了:“你花的是投资人的钱,不是你自己的钱,现在谁都知道网剧好,但是盈利呢,你不给投资人信心,谁还会继续支持你拍第三季?戏都拍不下去了,还谈什么观众呢?”

观众的流失,是郭京飞当初选择离开话剧舞台的理由之一,“老戏”演来演去,最后变成没有观众,只有圈内人的孤芳自赏,自娱自乐。这也是郭京飞选择演《武林外传》的原因。他认为经典的东西想要被现在的市场接受,必须要新瓶装旧酒:“我们必须走出这一步,让观众知道,哇塞,话剧其实很好看!”观众要先接受话剧的形式,传播更高级、更深层次的东西,都是后话了。

当然,郭京飞眼中的改良,绝对不意味着天马行空,参加过戏曲改编节目《叮咯咙咚呛》的他就举了个例子,比如有人用英文唱《苏三起解》,美其名曰改良传统:“谁受得了啊,这不是瞎胡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