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京飞:身在网剧,心在话剧(2)

2018-01-30 14:06 浏览次数:

再后来郭京飞去拍《龙门镖局》,也是因为“严肃的那根筋很久以前已经崩掉了”:“我意识到空谈严肃是一件特可笑的事,每个人都已经够苦的了,大家那么辛苦,你还要把特别残忍的现实告诉别人,何必呢?关键在于,你也改变不了,或者说从来没有改变过,为什么不用喜剧的方式去讲点严肃的事情呢,周星驰的电影,我觉得就挺好的。”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郭京飞一个接一个参加真人秀,可以在指压板上笑得虎牙乱飞,也可以边颠儿边华丽地撒一地乒乓球,不会有那种“文艺病”的拧巴状态:“至少,真人秀可以让越来越多的观众认识你。不是要娱乐么,那就豁出去,让观众开心,同时也能展现最真实的你。”

朋友们说起生活中的郭京飞,形容无一例外都是“低调的人”。有位朋友透露,郭京飞在影视圈小有名气之后,有一次被狗仔拍到和孩子一起的照片,他当时特别介意,从此出行特别谨慎。并且,郭京飞排斥亲子真人秀节目:“我一个人抛头露面就行了,不想让家人也跟着曝光。”

离开话剧舞台的第一天开始,郭京飞就一直盼望着能早日回归。每过一段日子,他便问身边人:“我可以回去了吗?”得到的答案永远是:“再撑一撑吧,多拍点影视作品,让更多人知道你再回去。”郭京飞也说不准,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时机成熟”,但当你问他这个问题,他会放缓语速,笑笑说:“可能现在还时候未到。”

《暗黑者2》剧照

“《暗黑者》也要坚持主旋律”

澎湃新闻:《暗黑者》第二季,罗飞没有第一季那么精分、逗比了,似乎更多的空间分配给了专案组其他的成员?

郭京飞:嗯,第一季要迎合观众,有收视的压力,所以我的表演会处理得更夸张一点,怕观众不喜欢,但其实自己有时候会在表演的那个当下觉得不舒服。第二季我们更有信心后,就希望展示一些更符合人物性格的东西。因为有些喜剧包袱,未必适合罗飞这个人物,第二季罗飞还特别麻烦,担任了组长的要职,需要发号施令,所以更得收着来了。而且,除了我之外,其他的演员都能演,演得都很好,干嘛老看我呀(笑)。

澎湃新闻:《暗黑者》第二季很多场景的布置加入了中式元素,是你个人的偏好吗?

郭京飞:这个也是因为我到年纪了(笑),有一种责任感,我觉得年轻人喜欢韩剧当然有他的理由,但是我更希望我们的年轻人关注一些传统的东西,我自己不是一个多有文化的人,但是我会觉得,如果年轻人这么不喜欢自己的文化,对整个民族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经常出现的墨宝,“正、邪”那俩大字,是我选的,裱框也是我定的,那个字体有创新的成分,如果真的按照中国正规的裱画,标准的字体来走,镜头呈现会很难看。所以我们的考虑是先满足视觉,准不准确不重要,得让年轻人喜欢,觉得有时尚感,然后自然而然再接受你的形式,对吧?

澎湃新闻:前几天听说《心理罪》第一季被下架修改了,《暗黑者》的警察形象也并不是以传统面目示人的,尺度方面你们怎么拿捏?

郭京飞:我们是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的,因为我坚持主旋律思想(笑)。我们在这方面挺注意的,绝对不能因为网络本身开了一个口,就做出什么越界的事,比如,我(罗飞)平时不能有事儿没事儿叼着一根烟,也不会满口脏话,这是基本原则。

“莎士比亚不应该被归为高雅”

澎湃新闻:成为影视剧演员之前,你一直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台柱子”,细看之下,《暗黑者》里其实也有大量舞台表现形式,是你的建议?

郭京飞:没错,《暗黑者》第一季两个女演员在电梯里第一次见面,黑的背景,心灵独白,有一束顶光照下来,很舞台的感觉,我自己很喜欢。但其实这个镜头是导演的想法,我本来的构思更戏剧,更复杂。其实你看,不管是热门的美剧和英剧,包括《神探夏洛克》和《飞天大盗》,都运用了大量的舞台感的元素和话剧的表达手法,电影《安娜·卡列尼娜》,那就是一个大型的舞台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