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京飞:身在网剧,心在话剧(3)

2018-01-30 14:06 浏览次数:

我们中国人对话剧太陌生了,最多接受的就是“人艺”那种传统的形式,但那只是话剧的一种,我个人是不太偏爱那一类型的。现在国外的主流话剧都是非常有想象力的,话剧是一个空的舞台,它和看书是一个道理,是要打开观众的想象力的,你要是把它弄得太实,反而就把它限制住了。周琳皓以前跟我是一个团的,他就是演员出身转行做的导演,所以我们能玩到一块去。无论是从戏剧上还是导演语汇上,他都给了我特别多惊奇,我跟你说,美剧、英剧所有人都能看,但是看完吸取的东西绝对不一样,没有这根筋,看完消化不了,拍出来还是大烂片,但是周琳皓拍出来都对,完全对。

话剧《罗密欧与祝英台》

澎湃新闻
:你从话剧转行影视剧,并没有执着于“正剧”,尝试的题材非常多元,你似乎不“拧巴”,对于新的东西消化得很好。

郭京飞:我过去做话剧的时候,演《终局》,演贝格特的戏,演《肮脏的手》,都是“老戏”,说白了,就是除了话剧圈没人认你,是一种自娱自乐,你还是没有真正走入市场。后来我们做了《武林外传》三部曲话剧,结果观众就觉得,哇塞,话剧真好看,真有意思!所以,你这一步是必须要迈出去的,你要让他们先了解了这个东西,才能谈接受。如果要再上一个台阶,没关系,咱们就交给更专业的人士弄,给他们演示更高级的东西,这两者并不矛盾。包括我参加《叮咯咙咚呛》也是一样的,那个就是戏曲节目老戏新编,说实话,我本人是不太懂戏曲的,有一些我还可以听听,但是有一些确实太老,需要改良,但是你瞎改良,比如拿英文唱《苏三起解》,谁受得了啊,这不是瞎胡闹么!(笑)

《龙门镖局》剧照

澎湃新闻
:你怎么看待国内话剧市场的现状?

郭京飞:现在有人说国内话剧市场好了,有票房了,但是它真正好了么,我觉得没有,那些票房好的都是电影改编或者有热门IP的,真正好的,像每年得“托尼奖”的戏,能进来吗?而且,咱们中国现在谁也不会改编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本身已经是通俗的戏剧了,它一点都不高雅,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中国就变了味儿,非要拿一个高姿态,把通俗的东西排得很高雅,结果把观众拒之门外,活该!国外的剧团每次来中国排的莎士比亚,都是非常自由奔放,富有想象力,很有可看性的。我们团之前来过一个丹麦的,还有美国版的,把莎士比亚改成中国三十年代的故事,非常有意思,舞台上什么都没有,演员不停换景,一个人演很多角色,像一个party一样,让人看了很开心。莎士比亚的立意真的没那么深远,它讲的,是每个时代人们都操心的那点事情。所以,莎士比亚是一个非常通俗易懂的戏剧,就看每个时代的人怎么去解读它,怎么去玩儿它。但是简单粗暴地讲,咱们现在的话剧市场,要么特装逼,要么就不要脸,还是没人愿意多花点时间,思考怎么把这二者较好地糅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