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连天铸情谊 新中国“援越抗法”纪事 (6)

2018-02-03 17:00 浏览次数:

滇桂后方情谊深

中越陆地边界长达1300多公里,中国一侧为云南省和广西省,当地的地方党组织和武装力量与越南共产党很早就建有联系,解放前,中共滇桂黔纵队在困难时期曾转移到越南境内,受过越南同志的保护和帮助。解放后,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滇桂很快成为越南抗法战争的大后方,担负起援越后勤供应、军事训练、干部培训、医疗护理、普通教育的繁重任务。

早在1949年12月,刘少奇就电询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和中共广西省委是否可以在弹药、粮食上给越南以援助。在中越两党建立联系后,根据越方的要求,中方开始着手调运各种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并迅速开辟了滇、桂两地入越的运输线。云南和广西除负责运输外,还直接承担了援越物资的筹措。

1950年4月,胡志明致电中共中央,要求越南军队和军事干部到中国受训,中国向越军供给装备、炸药、钢铁、机器和3000吨粮食等物资。中共中央同意提供帮助,即令云南、广西准备训练越军的计划,由广西运粮1000吨至越南高平之重庆,由云南运粮2000吨至河口、河江。此时,广西、云南刚刚解放,部队和机关的粮食自给十分困难。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宋任穷提出希望能予免运,中央认为拒绝越南此项要求不妥,要求云南方面应该克服一切困难将自己食用粮食分一部分运给越南,尽可能地解决。

在边界战役准备阶段,中共中央特派广西军区副司令员李天佑到边境会晤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了解越方对后勤保障的具体要求。之后,中方成立了支援委员会,以李天佑为主任,负责领导战役所需粮食、弹药、药品等援助物资的筹集和运送工作,并在边界附近的中国境内,设立了两所专门收治越军伤员的野战医院。毛泽东还指示中共中南中央局、广西省委:“粮食不足时,广西省委应负责接济并运至友境。汽油及其必需物资,亦由广西负责,随缺随补。”

当中国援越物资开始运进越北根据地时,越军部队第一批4个主力团进入滇桂接受装备、训练,整训期间按中国人民解放军标准由中方负责供给。抗法战争期间,在分批次帮助越军训练主力部队的同时,中方还在滇、桂帮助越军开办军官学校和驾驶、通信等专业技术人员培训班,培训军事、技术干部1.5万余人,有力地保证了前方作战和军队建设的需要。

奠边府战役对越南抗法战争的胜利具有决定性意义,越军急需粮食补给。与奠边府相近的中国滇南地区并非产粮区,但仍千方百计设法完成了这项艰巨的政治任务,仅从云南省金平县就先后调集1700吨粮食。金平县的畜力严重不足,运输极为困难。蒙自专署又动员了蒙自、开远、建水、屏边、龙武、曲溪、石屏等7个县的1000匹牲口,驮马料30万斤,前往金平帮助运粮。中方还安排打造6000个竹排运粮。凡此一切所需开支均由中国政府支付。正是中方的艰苦努力和无偿援助,才保障了越军在奠边府战役中的粮食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