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达:用互联网创业思维拯救中国男性的“皮囊”

2018-02-06 16:35 浏览次数:

中国北京——蔡崇达说最初做Magmode名堂是因为自己找不到衣服穿。“其实中国男生找不到衣服穿的困惑一直还是比较明显的。当时我做单农时候,也是觉得找不着衣服穿。”蔡崇达说道。在创办Magmode名堂之前,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前《智族GQ》中国报道总监及畅销书《皮囊》的作者,他也曾经在2013年参与过在两年内年销售额达到5亿元的男装品牌单农的发展。

蔡崇达自认是那个典型的中国男性用户,他们需要更为适合中国人体型的强烈版型,却选择有限。看到了这个市场空白的蔡崇达在2016年很快融到了约1亿人民币的天使轮,很快谈下了Masha Ma、孙小峰、徐嘉政、周晓雯在北京南三环的办公室里,开始了这次时装创业。蔡崇达想通过优质的设计师IP打造“内容”,在这一波的消费升级浪潮中,开耕男性消费者市场。“此前国际品牌在中国销售,但并没有为中国人的体型、气候、生活场景、精神特质做更到位的校正,Magmode打破传统国际品牌引入模式,正在搭建一个体系,让世界最好的设计师和品牌,能更准确更好地为中国设计。”蔡崇达说。今年,名堂预计完成5至6亿元的销售目标。

名堂创始人蔡崇达 |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

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的报告,男装市场规模增速赶上女装,在近五年间增长超过2000亿元,并预计在今后五年中将继续以两位数的增长率提升。而根据欧睿咨询的统计,中国男性服装品牌体量在2016年达到5130亿元,排名前三的品牌为海澜之家、杰克琼斯及优衣库,与女装市场相比,中国男装市场整体上仍然“老派,缺乏优质设计及售后服务,无法满足年轻消费者及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的需求。”显然,男性消费市场的强劲需求尚未被满足。

Magmode名堂主打“中国设计师的出版社”的概念,目前已孵化出了Mattitude、Sean By Sean、Arc Atelier 、Seeingman四个男装品牌,并打算每年开发2到3个新的男装品牌。与设计师高端定位的主线相比,这些设计师品牌主要针对新兴中产阶级消费者。

Magmode名堂集合店 |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

当设计师集中精力打磨跟他们的主线遥相呼应的大众化Magmode名堂产品时,蔡崇达及其团队负责打理产品供应链及销售渠道。这些价格几百至几千的中高端定价的衣服,在Magmode名堂开张三里屯太古里、成都IDS、北京大悦城、上海新天地等地标商场的20多家集合店内销售,除此之外,Mattitude、Sean By Sean及Arc Atelier都开设了单品牌店,其中各自开到二三十家店的Matitude及Sean By Sean全部单店都开业首月就实现了盈利。

Sean by Sean 单品牌店 |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

Magmode名堂的核心,是把“设计师IP”做大。目前看来,这个估值到达3亿美元的项目,投资人都买单了。去年五月,Magmode名堂完成了由IDG领投,创新工场、Ventech China 跟投的750万美元B1轮融资。很快在去年6月底,完成了1500万美元的B2轮融资,由凯辉创新基金领投,创新工场跟投。新的融资将用于孵化更多品牌,占据越发多元化的中国服装市场,进行实体店扩张、开拓海外市场,引进欧洲及日本各一个设计师品牌。

“Magmode名堂这种实体零售获得投资圈青睐,从2017年以来创投圈的投资方向来看并不是唯一的案例:这是实体商业重新被关注、渐入风口的一个信号。清流资本投资密扇、喜茶获得IDG投资都算这一类的新零售。”商业地产咨询公司RET睿意德董事索珊告诉BoF。

索珊认为这种男装零售的模式并是全新的,关键是品牌如何运营,让消费者愿意买单。“以日本不少在现在新媒体语境中传播的、看似小众但又具备爆款能力的零售品牌的受关注路径来看,大众传播已经从PC端转移到移动端,而关注度被高度分散后,内容影响力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索珊解释道。

“从Magmode品牌创始人的背景看,其优势是优质内容打造下的品牌营销能力:善于做内容的蔡崇达引爆市场都不是难点。线下的店更像是他的信众聚会的“教堂”:你欣赏我的内容,那我就做一个线下的承载空间,提供一个线下流量的入口。”她解释道。

凯辉基金创始人及董事长蔡明泼则认为Magmode名堂有潜力突破有待开发的男装市场。“目前中国现有市场上的许多产品和品牌都是单品牌的公司,在市场、运营等方面都是初级、粗放和雷同的。而随着消费者分群的不断细化,特别是新一代中高端男性消费群体不断增长和成熟,他们开始对不同场合下的着装有自己的理解和追求,他们的消费能力强并注重品质。”